栏目导航
美文欣赏 石青:“满清第一词人”纳兰性德曾道
发表时间:2019-11-02

  石青,本名程应来,汉族,湖北阳新人,作品散见于《中国教师报》《中国楹联报》《湖北日报》《中华诗词》《上海诗词》等数百家海内外报刊。作品曾收入《当代作家诗人随笔大观》《黄石文学丛书》散文卷等。编著有《送你一枝生花妙笔》(内蒙古文化出版社出版)

  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?”是呢是呢,如果世人都只是擦肩而过,没有回眸,和明眸皓齿的一笑,又哪会生出那许多爱恨!

  这词自然是出自纳兰性德词海中的一粟。他,自幼饱读诗书,文武双全,加之家境显赫,可以说一路绿灯前行的。十八九岁就已功名利禄满身了!二十几岁又成了康熙的一等随身侍卫。当年,我们的康熙爷走到哪里他就走到哪里,微服私访时,更是不离左右,所以,康熙爷走过的地方他也走了一遍,无论大江南北。这无疑成了他后来写作的泉。

  每天都能够伴驾,这份荣耀不是人人可以的。当时的他真是“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”。

  后来,又得一如花美眷,就更是锦上添花了。俩人投缘得紧,诗词歌赋,琴棋书画,都有人陪伴了,且懂。

  人生最惬意的不是有人如何如何爱你,而是有人懂你,伴你,不离不弃。他新过门的妻子也是朝官之后,自幼知礼仪,懂诗词,也是个多才多艺的人儿。婚后的生活自然是甜蜜异常,俩人无比的亲密,融洽,就像一条河流容纳了另一条河流。涟漪不能少,歌唱也不能少,欢喜就更不能少了。

  浓情蜜意的新婚夫妻自然恩恩爱爱,也自有相伴百年的远景。就在妻子大腹便便怀娃期间,俩人也举案齐眉,谈笑风生。

  就在俩人郎情妾意,情投意合之时,韶华的妻子因难产而陨落了!这对纳兰性德绝对是一万重的打击!昨日还相濡以沫,从此,却天各一方。

  这是大悲痛!就当成是天妒吧,但,重情重义的他又怎能不悲秋?自此,他天天以泪洗面,情绪一低再低……他,就这样痴痴呆呆的消沉了许久许久,“倦倚玉阑看月晕,容易语低香近。软风吹过窗纱,心期便隔天涯。曾道人玄机。从此伤春伤别,黄昏只对梨花”!

  此后,他便染上了酒。就像这酒就是他的娘子一样,和她说话,说情话,说各种话……就这样,他对着酒杯,对着空空的房间和长长长的夜空,独自一人悲伤,思念!反复悲伤,反复思念!

  纵酒之余,他把自己心酸的事都付诸笔端,于是,一首首念妻恋妻的词便诞生了。那时,是他的词的最佳阶段,一时达到了顶峰。

  很久很久以后,别人本以为他已走出了失妻之痛,但在一次聚酒的闲叙中,当他得知李清照和夫君赵明诚赌书的一景时,又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娇妻……

 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